在白色巨塔的這些年
一直以為看過很多很多的場景
不管是生之喜悅 或是各種不同的形式的生命終結
漸漸 我以為我的情感可以在專業的白袍下得到控制和隱藏
直到那天...

那個虛弱的六歲小男孩躺在床上
一種神經外皮細胞腫瘤在這一年來侵蝕著他的身體
也讓他失去了一隻眼睛
不斷的手術化療放療後 各方名醫都宣告束手無策
於是他又回到我們醫院接受更高劑量的化療
奇蹟似的 他又多了兩個多月的生命
而且可以在化療後 開心的跟師父學功夫茶 在沙發上翻筋斗
只是那愉快的時光越來越短暫 腫瘤生長的速度越來越快 一次比一次凶猛...

讓我想到 如果是我的銘銘 我會願意放手嗎?
要我勸他的爸爸媽媽 放手讓他安詳的去做小天使
我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剎那間 我好想趕快逃走
回到值班室 我忍不住哭了出來......

就在隔天 看到他從意識不清轉為可以點頭說話
孩子的韌性真的讓人覺得看到了奇蹟
如果接下去的治療並不會造成太大的痛苦
換成是我 也不會願意放棄一絲希望吧
但走在緩和醫療的這條路
誰能告訴我們答案呢?怎麼樣才是最好的選擇?

Peony07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